<cite id="533ht"></cite>
<strike id="533ht"><i id="533ht"><del id="533ht"></del></i></strike><strike id="533ht"><video id="533ht"><ruby id="533ht"></ruby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533ht"><i id="533ht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533ht"></span>
<span id="533ht"><video id="533ht"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533ht"></strike>
<span id="533ht"></span><strike id="533ht"></strike>
      注冊     登錄
首頁 核心服務體系 理論與方法論 報告價格 關于壹咨 聯系我們
網站公告:    實名注冊會員(真實聯系方式),將獲贈各類最新報告  [2009-04-01 14:10:08]
簡要解讀國務院第五次全體會議對一季度調控工作的部署
簡要解讀國務院第五次全體會議對一季度調控工作的部署
   
    究竟宏觀政策何去何從,迷茫的時節,總理溫家寶上周二(18日)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全體會議,多少點明了一些方向。18日的會議主要有兩大目的,其一是為三月的“兩會”作準備,包括討論及最后修訂“十二五規劃”,其次是因應最新形勢發展,部署第一季度多項調控工作。會議公報當中透視出重要的信息,按會議表述的先后次序梳理,第一項和第二項都和穩定價格有關,看得出穩定價格、控制通脹,仍是一季度政府工作的“重中之重”。
    既然通脹猛于虎,貨幣政策偏緊,自當成為必然舉措。而溫總理開列的“任務單”中,將“堅定不移地搞好房地產市場調控”放在第三位,預示除繼續差別化信貸外,亦將從加大供應及增建保障房;但政策的最終落實,仍與銀行的信貸導向千絲萬縷,緊扣環節,因此,若要控制樓價,關鍵同樣涉及到“緊貨幣”。
    而作為一季度要做的七項工作之一,財政金融工作按照慣例被會議重點強調,也就是第四項部署。溫總理的“點睛”指示,就是要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,保持合理的社會融資規模和節奏,處理好銀行資本金補充與信貸擴張、銀行體系風險防范與資本市場穩定的關系,防止年初信貸的非正常投放。
    此次在官方表述中,信貸依然是嚴控對象,而“社會融資”則取代“貨幣信貸”出現在顯要位置。同時,有關資本市場穩定的表述亦值得關注。對比一年前的國務院全體會議上,同樣是布置一季度工作,溫家寶總理對于信貸的要求是:“今年一季度要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充裕,優化信貸結構,把握好信貸投放節奏,還要防范金融風險!薄氨3趾侠淼纳鐣谫Y規模和節奏”是國務院全體會議中新采用的概念。具體落實到貨幣當局的日常工作中,這一目標需要如何實現呢?金融業界人士分析認為,重點恐怕還在于平衡間接融資(信貸、信托等)。
據指出,各界今年的政策預期將更加復雜,畢竟社會融資規模一詞的內涵豐富許多。但仔細分析,大項無非是信貸、信托、債券和IPO。業界人士稱,回顧2009年和2010年的金融市場狀況,2009年時,9.8萬億元信貸一枝獨秀,而股市、債市等直接融資萎靡;2010年則是在股市、債市復蘇的同時,壓下了信貸但漲起了信托,全年信貸增長近8萬億元,信托增長也超過2萬億元,由此看來去年實際的間接融資規模壓縮得并不明顯。而今年呢?由于提高直接融資水平是長期目標,可預期的是,調控的重點仍在間接融資領域,仍是信貸和信托。
    再從最近央行和國務院先后提及“合理的社會融資規模和節奏”以及國務院強調“防止年初信貸的非正常投放”這兩點看來,今年的新增貸款規模和信托增長將得到有效控制,這不僅僅在于監管層的窗口指導,還在于央行的動態準備金率、銀監會的資本充足率、撥備比和針對信托公司的凈資本金要求等幾項明確的數量工具。得出這一判斷的邏輯在于,在主動收縮間接融資的同時,由于直接融資的提高,其增量部分將彌補信貸的收縮,而且在一般情況下,直接融資的效率高于間接融資,從而不會給實體經濟帶來太大的壓力。
至于第五、六、七這三項會議部署的任務,分別是搞好經濟運行調節、強化安全生產管理和維護社會穩定、切實解決困難群眾生產生活問題。這三項屬于一季度工作安排中的常規動作,今年在排序和側重點上略有調整。如去年會上分列第二、三、五條,而前年則由于金融危機的特殊原因與應對金融危機措施區分開,單獨作部署。
  • 上一篇: 本周兩件大事,一是胡總訪美,為中國開年外交第一攻勢;二是統計局公布去年12月經濟數據。觀察人士指,辦完這兩件大事,中國經濟進入春節黃金周前、人大政協兩會前的“兩前”維穩階段,一系列政策組合,由之展開
  • 下一篇: 中國的改革已經進入深水區,各種深層次矛盾紛紛顯露,盤根錯節聯系在一起,很難分清純粹的經濟問題、政治問題或是社會問題,必須以整體性的全面改革予以應對。中央高層十分重視和要求對改革進行“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...
  •    
    欧洲无码的免费的毛片视频